我站在帆船的前方 旗帜猎猎作响 

海风将浪与鸥衔成一体 

天空没有颜色 惆怅的飞机云 从一片茫茫白中生出来

我回头 湿漉漉的发丝紧贴在脸颊 

南方北方 

我跋涉万水千山

脚踝攀上了千万种味道

为了寻找你 寻找你

等待

那是一个军绿色的破旧邮筒,棱角被氧气和雨水锈蚀地不成样子,筒身也有斑驳地刮花。它站在一睹匍满苔藓的砖墙前方,脚下的地面嵌着六边形石砖像两边延展开来。


在那条偏僻的长街,荒草与飞虫,偶尔途径的候鸟,日月星辰的微晖和呼啸的风声成了为数不多的过客。


邮筒在这条街上站立了该足足有几十年了。


当那个小女孩儿刚蹒跚地学会走路,咿咿呀呀地从巷头跑到巷尾。经过邮筒时裙袂传来一阵清风。邮筒也还年轻,刚定居在长街。满怀着好奇心地看周围新奇的一切,包括那个时常发出清脆笑声的小女孩,连同背影与眉眼,左手腕上一块浅浅的胎记,都深深地记着了。


说不清是为什么,提菜的老奶奶他记着,把自行车铃摁地叮咚...

各位新年快乐ヽ(✿゚▽゚)ノ


山妖的果实

❀情人节快乐

山妖的爱情故事


在一座不知名的山里,住着一只山妖。通身是雪花似的白色皮毛,只有头顶的半圆形小耳朵上染着些许茶色。瞳仁儿乌黑乌黑的,并不算很大,但十分水润。浅粉色的心形鼻子下面,有一张裂缝似的嘴,从里头刺出一对铁白色的獠牙。除去这么对瘆人的牙齿,它长的还算好看。

其实原先,它并不是住在这座山上的。只是有一个冬天,天气特别好,太阳温柔地燃烧着。耳边是轻轻的,白雪融化的细小声音。听的人心情畅快。所以小山妖想到了旅游,作为一只年幼的小型山妖,还没有獠牙和利爪,更不懂妖术,连只猫也能对它构成威胁。但是它并不害怕,在那颗很柔软的心脏里,还没有“死亡”这样阴晦的词语。母亲为它装了点浆...

怪梦两则


我走进了一个白发仙人的寺庙,和我一同的是一位年轻男子。

那仙人严肃地站在正中央,轻轻地扫了我们一眼,摆出一面古铜色的镜子。

“好了。来吧。”他道。

我站上前去,双手紧紧攀着镜框,酝酿了半晌,大吼道:“我还没开学!”

那个年轻男子也抱住镜壁,悲愤地说:“我真的不是孙悟空!”

仙人静静地摸了摸长至腰际的白须,点头道:“你们可以走了。那些都是梦境。”

我们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这个地方叫镜庙。是帮助那些被困于噩梦与幻境之中,迷失自我与现实的人们。只要对着铜镜喊出自己的心声,就可以破开噩梦。

出了镜庙,真是一身轻松(想到自己还没开学)。那个年轻男子也高兴地不行。

“真烦,我一直以为自...

枪膛少女

少女在漫长的甬道里走了很久,沉重的皮靴底与潮湿的地面相互接触,产生出很拖沓的呜咽似的声音。前方不远处亮着一发昏的煤油灯,桔黄色的光晕,被雾气氤氲了许多,只好像模糊地像漂浮着许多光粒。她往自己腰间的靛青色挎包中摸索出一个灰色的金属面具,小心翼翼地戴上。

这里的空气越来越浑浊,潮湿的水汽里似乎携带着毒素。少女能感觉到眼睛的可视度越来越低,头脑也渐渐发胀,晕晕乎乎地稍微一倾就能倒下。她开始扶着墙壁行走,苍白古旧的石砖上,覆盖了厚厚一层黏腻湿润的藓,是很黯淡的陈绿色。指尖拂过时,带出一股子难闻的异味。

少女的眼皮快阖上了,那盏灯看似近在咫尺,却无论如何都触及不到,她很怀念天空与一切...

那天阳光竟很好,没有偏倚地淋在你左脸颊上。夏天微醺的风,旋转着钻入鼻尖。和着一股子绿草的清香味。

你靠在栏杆上,只静静地半眯着双眼,墨黑色的睫毛扇动时都传来一股热流。原本你的发丝就带着些许的棕色,这会子被阳光染得又亮了许多,像你的瞳仁清亮。

这条狭小的走廊上,嵌着白瓷砖的光滑墙壁,一瞬间就只有你我二人。我听不见风声呼啸。只是指尖搭在脉搏上时,听到了不一样的律动。

对面成排的楼房并不算太高,而一点间隙都没有,像是挨个生长出来的真菌,十字绣上密密缝起来的针线。但阳光,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无声息地溢出来。

这样的夏日午后,一点没觉得闷热。身后木门上悬挂着的,顶端生了锈的劣质风铃,喑哑地发不出...

1/5

Poem-

©Poem-
Powered by LOFTER